上摆摊做小生意!-最新更新文章 - 随机更新文章

大院里的地摊 除了谋生还有体验

发布日期:07-13 17:10 分类:摆摊入门 阅读次数:1900

摘要“地摊经济”话题一出,大城市里的一些年轻人跃跃欲试。  6月初,“地摊经济、小店经济是人间的烟火、中国的生机”成为过去一周线上线下讨论的热点。  白天上班晚上摆摊,生活变得更酷了  上周五的晚上,北京 ...

“地摊经济”话题一出,大城市里的一些年轻人跃跃欲试。

  6月初,“地摊经济、小店经济是人间的烟火、中国的生机”成为过去一周线上线下讨论的热点。

111

  白天上班晚上摆摊,生活变得更酷了

  上周五的晚上,北京市朝阳区一个酒吧的院子就变身为临时的“摆摊”现场。

  数十平方米的院子里,有的年轻人卖起了自己家中多余的盲盒、玩具、包包,有的卖起了自己DIY设计的红袜子,还有的年轻人带着狗进行才艺展示,一时间好不热闹。

  店主陈七七自诩为一个老地摊人,从2015年开始,她就陆续参加过“伍德吃托克”这类文艺市集,在市集里售卖食品。2019年,她和朋友租下了社区里一个院子,办起了一间酒吧。

  地摊经济话题升温前,陈七七就在思考如何把院子里的空间充分利用起来。直到摆地摊的呼声高涨,来酒吧的年轻人里有做胡同设计的,建议她把空间开放给有兴趣摆摊的年轻人试试。

  她在微信群里问了一下,马上引来十几个年轻人报名,不到24小时,地摊就摆起来了。她把酒吧里的桌子拿出来供年轻人放置物品,还给每一个摊位打好了店名标签。在影视行业工作的孙艺箫把自己这些年积攒的盲盒拿出来卖,各式各样的盲盒统一定价39元,不一会儿,就卖出了一个狐狸公仔。“这些都是我平时抽盲盒多出来的,以前会挂在二手平台上卖。”第一次线下摆摊,孙艺箫还搬出了很多平日里不会放上网的盲盒里的小众款,她觉得线下摆地摊和线上最大的不同,是人与人、面对面那种社交乐趣的回归。

  前来光顾的顾客表示很怀念在老家的地摊上和卖家砍价的乐趣,而今,人们习惯了网购,电商盛行的时代下商品价格一般都是固定的,“但在地摊上却能重拾这种乐趣”。

  学设计的焦冰钰把自己之前做着玩的红袜子拿出来卖,5元一双的红袜子上印着她自己设计的标语。一晚上下来,她卖了80多元。

  “很多人觉得只有本命年才能穿红袜子,但我觉得日常穿也很洋气,我配合年轻人的心态设计了袜子上的标语,希望年轻人更加积极向上。”第一次摆摊,焦冰钰还准备了一套完整的销售话术,每个前来问询的顾客都会听她介绍袜子的设计理念。

  一双袜子的成本是10元左右,现在卖5元,焦冰钰知道自己是赔本买卖,但作为尝试,她收获了更多新灵感。“不仅卖袜子,我还帮顾客搭配拍照。”焦冰钰发现,摆地摊也是有学问的,要做好产品也要做好服务,当顾客换上袜子之后,焦冰钰觉得他们就变成了一块行走的广告牌。

  白天上班晚上摆摊,焦冰钰觉得如果能一直这样,生活也变得更酷了。她希望有机会还能再摆摊,为地摊经济作贡献,但最好是在那种文艺市集。

  在很多人看来,地摊经济的类别很多。近年来,一些城市的商圈陆续出现了文艺市集、跳蚤市场这类更吸引年轻人的“地摊”形式,焦冰钰觉得每个年轻人对地摊的理解和需求都不一样,有的人的确为了生计,而有的人更希望透过摆摊,输出自己的风格理念,结识更多的朋友。

  在大城市生活多年,陈七七觉得,尽管这一周来“地摊经济”被炒得很火,但地摊在每个城市里遍地开花不一定符合现实,尤其在北京这样的超大城市中,太多的占道经营和首都城市的功能定位并不相符。

  但这不意味着地摊没有丝毫的生存空间。在她看来,大城市里的地摊经济不适合临街占道的方式,倒是社区、商圈可以开放和利用现有的一些空间给摊主。

  第一次“试水”在酒吧的院子里摆摊后,陈七七有了更多的想法。有摊主表示可以把试水变成一种常态,每到周末晚上,就开放给他们,酒吧可以收取一些摊位费。

  “我考虑更多的是收益问题。”陈七七有一个担心,自己的酒吧院子在小区里,是否能吸引到那么多的顾客是支撑地摊生存的一个关键,“一开始大家可能觉得好玩来摆个摊,但如果摊主赚不到钱,可能这种方式不持久。”在地摊的宣传上,陈七七还在思考要加强力度。

  陈七七希望,自己院子里的地摊未来能和社区的需求相融合。她发现,这些年,北京吃早点的小店、小摊越来越少,那些在二三线城市里一出家门就能钻进去吃上一口包子、喝上一碗豆浆豆腐脑的便利让她很向往。她设想,院子里还有一些空的摊位可以出租,她可以招一些有经营资质的摊主来卖早餐。这样,小区的人们每天早上都能不出小区就吃上早点,“地摊并不是生存于夜间,白天也可以开。”

  对于目前的地摊经济,一些摊主并不确定,这仅是新冠肺炎疫情之下的临时救急还是能长期活跃的业态。

  拥抱地摊经济的同时,也要加强管理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昉眼中,地摊经济能把中国最脆弱的群体吸纳到劳动力市场中,这对于恢复就业十分重要,“特别是就业困难的人群”。不仅发展中国家有地摊经济,有的发达国家也保持着这类模式,“这是一个普遍(存在)的现象,不分今天明天,(地摊经济)应该保持下去。”

  “但必须要做到进入市场活动时真正面临零障碍。”蔡昉指出,未来,政府应该针对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的生存现状,制定出更有针对性、更接地气的政策

  上周三,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朗润·格政视频会议上发布了《烟火重聚:中国个体经营户新冠疫情下的复苏》报告,其中指出,目前一些城市发放的消费券更多关注于大型商超、饭店和线上消费场景,与典型的线下个体经营者还有着一定的距离。而许多日常家庭采买依然依赖于诸如早市、夜市等场景。

  因此报告建议,在接下来的消费券机制设计上,政府可以更多地考虑如何惠及个体经营者群体。如一方面可以设计非场景定向的消费券,实现对个体经营户的倾斜,另一方面,可以设计额度较小的消费券,实现对个体经营户的惠及。

  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王靖一认为,今天的地摊经济不同于以往,它们将是在数字技术条件下运作的,一个简单的二维码就可以帮助很多摊主让现金收支更便捷,降低现金管理的成本,提高经营效率,而一些金融机构可以通过对摊主经营流水数据的掌握,提供相应的贷款、保险等金融服务。

  地摊经济热闹的背后,一些人也有着更理性的思考和担忧。有消费者认为,普通的街边摊,除了食物有竞争力,其他的一些小商品在网购时代下,并不具备太强的价格优势。“这些摊主有的也是从网上进货,如果同样的东西网店价格更便宜,我为什么还要去地摊上买?”

  有专家也担心地摊经济发展是否会出现一窝蜂、过剩的现象,地摊是否会成为假货的聚集地。针对可能出现假货的问题,王靖一认为,假货不一定是地摊摊主制造的,摊主大多只售卖从其他途径进的货,监管部门还是要采取措施扼制假货的生产源头。有消费者担心,地摊的流动性太大,如果买到了假货劣质品,如何维权可能也是一个难点。

  目前,有的城市已经出台相关政策,允许临时占道摆地摊,蔡昉认为,拥抱地摊经济的同时,也要加强管理。“一个城市的活力不在于表面多整洁,而在于有活力同时也有秩序。”


文章转自:http://zqb.cyol.com/html/2020-06/09/nw.D110000zgqnb_20200609_3-05.htm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摆摊网立场,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详情见本网站【版权声明】

微信关注摆摊网

为您提供全面的摆摊资讯。

实时更新全国各地更新摆摊供求消息,为摆摊人提供商机。

文章评论(0)
cache
Processed in 0.00885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