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摆摊做小生意!-最新更新文章 - 随机更新文章

成为摆摊的大佬

发布日期:07-05 12:50 分类:成功故事 阅读次数:1675

摘要每一个在北京三元桥写字楼里夙兴夜寐、为稻粱谋的夜晚,野马君都会对生活产生幻灭之感。明月皎洁,野马君不禁发出慨叹:为何存款一直到不了五位数,为何马云这么有钱还每个月向我追债? 成寿寺地铁站蹲守 ...

timg


每一个在北京三元桥写字楼里夙兴夜寐、为稻粱谋的夜晚,野马君都会对生活产生幻灭之感。明月皎洁,野马君不禁发出慨叹:为何存款一直到不了五位数,为何马云这么有钱还每个月向我追债?

 

成寿寺地铁站蹲守的老人代步车,贴上“接送孩子用”来掩耳盗铃,你花二十元回到十平米的家中,路上听着开车老人为你讲述拿到拆迁款后的无聊生活。

 

夜晚十点出没的煎饼果子摊,路边30块钱贴一次膜的IT先锋,都市里也流传着他们的传说:月入十万,房车两全。

 

东四环的大柳树市场,这里是北京旧货地摊的圣地,明代的笔洗、文革的袖章;海贼的手办,刘德华的手套;汉代的收音机、西周的电磁炉……你拿着手机亮着灯,期待在这里捡漏一件宝物,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地摊经济”冲击“后浪”的神经,野马君也曾想过辞职下海,摆摊做个小生意,像1987年卖冰棍的宗庆后,像1998年卖光盘的刘强东。

 

《摆摊者的变与不变》、《2020摆摊豹变》、《当我谈摆摊我谈些什么》、《大佬摆摊往事》,翻阅自媒体推送琳琅满目,从摆摊到大佬,总共分几步?(单押×2)



做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生意


360行,行行能摆摊,但卖什么的确是一门学问。

 

郭德纲就不止一次地说过,早年撂地的经历最锻炼人,“平地抠饼,对面拿贼”,大雪纷飞的大栅栏连条狗都没有,老郭拿着快板在路边招揽观众。可也正是在小剧场的磨练让他敏感地捕捉到时代的变化和观众的喜好,助力他成为喜剧界顶流大腕。


 

做贴近老百姓的,能接触到人的生意,是许多大佬发家的关键。

 

42岁的宗庆后靠着借来的14万元承包下当时连年亏损的杭州上海校办企业经销部,每天蹬着三轮车风里来雨里去在杭州街头卖冰棍。

 

当时创业很艰苦,宗庆后主要的客户群就是学生,卖冰棍,作业本,一根冰棍的利润就几厘钱。后来哈哈创立,开发出第一个专供儿童饮用的营养品-娃哈哈儿童营养液,“喝了娃哈哈,吃饭就是香”的广告传遍大街小巷,宗庆后完成原始积累。

 

哇哈哈的爆款产品如Ad钙奶,营养快线、八宝粥等层出不穷,这绝非偶然。据说当时宗庆后每天工作16个小时、每年有200多天奔跑在市场一线,从经销商、消费者那里“跑出来”了一手市场信息。

 

那时他的春节也与常人不同,大年初一,比平时多睡了半个小时觉然后起身上班。年初四市场分析会,年初八还有零售商终端推广会……

 

没有接近客群的一手资料,就没有企业的创造力和生命力。知道老百姓要什么,才能从竞争中杀出重围,成为一个成功的摆摊人。这一点,郭德纲和宗庆后都做得漂亮。



做大趋势需要的生意


时势造英雄,看准风吹动的方向,才能让摆摊这件事能够迅速“起飞”。

 

比如知名资本系族“万向系”的诞生就充满了时代的色彩。


1969年8月,我国“第一次全国建设县修造厂工作会议”召开,政府提出了“每个城镇都要有农机修理厂”的要求。而当时的鲁冠球,正热火朝天地经营着自己的小铁匠铺,属于少有的“制造业”人才,于是,其临阵受命,接管了经营平平的宁围公社农机修配厂。

 

当时为了生存,除了生产万向节之外,厂子还生产过船钉、铁耙、犁刀、失蜡铸钢等五花八门的产品。鲁冠球艰难的完成了原始积累,并像滚雪球一样慢慢发展了起来。

 

1979年左右,工厂门口已挂上了宁围农机厂、宁围轴承厂、宁围链条厂等多块牌子。但由于看到中国汽车市场开始起步,鲁冠球把当时已经年产值达到70万元的“多元化”产品调整掉,集中力量生产专业化汽车万向节,走上了“产品、产业专业化发展”道路。工厂改名为萧山万向节厂。

 

当时全国汽车零部件订货会在山东召开,鲁冠球带着产品赶到,却因为是乡镇企业没资格进场。鲁冠球以低于场内20%的价格在场外摆摊,鲁冠球最终斩获210万元订单,万向也从此跨入汽车行业

 

八十年代改革开放春风吹遍,审时度势的鲁冠球,又开始从汽车万向节拓展到生产汽车传动轴、轿车减震器、轿车等速驱动轴等汽车零部件产品,开始“汽车产业相关多元化”布局。

 

放眼历史,92一派诞生了许多房地产和实业大佬;99一派则诞生了众多互联网门户和IT大佬。审时度势,找准时机,是从摆摊人进阶成功企业家的关键一步。



做有核心竞争力的生意


如果你已经从摆摊小贩成功进化为有时代气息的公司老板,你要面对的,可能就是比街边激烈万倍的同行竞争。如果没有独门绝技傍身,那么重头再来,接着摆摊的几率就会很大。

 

1987年,43岁的任正非凑来2万元创立了华为公司,更早时候的摆地摊卖过减肥药、火灾报警器等。

 

早年的华为靠代理香港的程控交换机就已经可以获得相当可观的利润。而国际电信巨头也已经接连进入中国,依靠技术和财力打起价格战,中国新兴电信公司毫无竞争力。但任正非没有束手就擒,还是毅然将所有资金投入到研制自有技术,推出低价交换机,并且瞄准巨头不愿踏入的中国农村市场,在此生根发芽。

 

进入智能手机时代,高通、苹果和联发科牢牢掌握最核心的CPU市场,中国手机无论如何百花齐放,也都拥有大同小异的“心脏“。

 

2009年,海思麒麟推出了首款移动处理器K3V1,因为性能落后,只能主要推给山寨机厂商。三年后,海思发布了首款四核处理器K3V2,并在自身旗舰手机上搭载。这一举动在当时看已勇气十足,而放在当下华为被美国制裁的背景下看,可谓高瞻远瞩。到了5G时代,华为终于不用赶超别人,而是做了领头者。

 

根据2019财报,华为全年全球销售收入8588亿元人民币,研发费用达1317亿元人民币,占全年销售收入15.3%,近十年投入研发费用总计超过6000亿元人民币。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摆摊网立场,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详情见本网站【版权声明】

微信关注摆摊网

为您提供全面的摆摊资讯。

实时更新全国各地更新摆摊供求消息,为摆摊人提供商机。

文章评论(0)
cache
Processed in 0.02075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