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摆摊做小生意!-最新更新文章 - 随机更新文章

地摊经济:中国的背水一战?

发布日期:07-02 08:51 分类:摆摊入门 阅读次数:1345

摘要最近几天,“地摊经济”这个词突然火了。股市上出现了以五菱摆摊神车为代表的地摊题材股,地摊这个原本是最低端的商业形态,突然成为坊间热议的话题,各地政府也纷纷推出了鼓励地摊经济的相关措施。其中比较突出的成 ...

最近几天,“地摊经济”这个词突然火了。股市上出现了以五菱摆摊神车为代表的地摊题材股,地摊这个原本是最低端的商业形态,突然成为坊间热议的话题,各地政府也纷纷推出了鼓励地摊经济的相关措施。其中比较突出的成都市,由于地摊经济的兴起,新增就业人数10万以上。甚至有人戏言,摆地摊可能让你成为下一个“马爸爸”。



 

地摊经济话题的火热,背后到底代表什么呢?


要理解地摊,就不能把目光只盯在地摊上,而要看与其相关的方方面面。

 

我们的世界是一个相互关联的复杂系统。任何一种社会现象,绝不能孤立地看其自身,而需要放大和缩小尺度,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层次进行观察和思考。我在指导企业家处理企业经营问题时,至少要从宏观、中观、微观三个不同的层次来分析和理解,并且要拉大时间尺度,从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发展过程来进行动态分析。

 

举个大家都熟悉的例子。阿里和亚马逊分别是中美两国最大的电商,但是两家的企业使命完全不同,前者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后者是“做地球上最以消费者为中心的公司”。不知道大家是否思考过,同为电商,为什么两者的使命有这么大的差别?


点击查看源网页

如果仅从这两家企业本身,你无法找到答案。

但如果你放大尺度,就很容易搞清楚其中的差别在哪里。


亚马逊所在的美国市场,是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2019年被中国超越),作为诞生于美国的电商,只要讨好庞大的消费市场,自然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亚马逊对于C端十分友好,但是对于B端却以严格苛刻而闻名。美国的供应商基本都是大公司,本来也很少有假冒伪劣,因此亚马逊以正品低价著称。

阿里的崛起,则是背靠中国沿海地区几十万中小制造企业。它们已经有了基本成熟的制造能力,却苦于没有自己的品牌和销售渠道。阿里的诞生恰逢其时,通过电子商务这一新兴销售渠道,大量中小企业可以把自己的产品卖到全国甚至全世界。阿里为了贯彻自己的使命,始终关注“如何卖货,如何卖好货,如何把货卖好”这三件事,由此成长为市值四千亿美元的巨无霸。

相反,模仿亚马逊模式的京东,在中国的发展速度就远不如阿里,甚至被成立时间远晚于自己,更加接地气、对B端更加友好的拼多多所超越。

 

两者使命的不同,根植于两家电商成长的土壤截然不同。两者不同的使命,带有深刻的时代和产业背景。

 

无论是马云还是贝索斯,都是具备系统化思考方式的战略型思考者,才能够看清楚时代大势和发展脉络,从而顺应时代发展的需要,成就伟大的事业。如果仅仅是随波逐流,他们的命运就跟大多数同时期的企业那样,跟随着互联网泡沫速生速死,早已被人们所遗忘。

 

简单了解什么是系统性思维后,我们再回到地摊经济这个话题。首先要理解什么是地摊经济。


地摊可以说是商业的最原始最初级的形态,伴随着商业的出现而出现,分布在全世界城乡的各个角落。如果把各种商业物种比作生物的话,那么地摊就相当于单细胞的细菌。


点击查看源网页

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出现过两次地摊高峰,分别是八十年代人们思想刚刚放开,市场经济在各个角落茁壮生长;第二次则是在九十年代末期,伴随着大批国企员工下岗,他们不得不走上街头摆摊,谋求生路。

点击查看源网页

 

其他时间段,地摊经济都是被打击压制的对象。城管与街头小贩的矛盾,甚至一度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地摊经济有什么好处?门槛极低,任何人都可以参与;也正因为门槛低,所以相对廉价,可以满足中低收入者的需求。在改革开放初期,商业形态极度匮乏,人们收入水平也不高,地摊作为最为速生的物种,自然最先繁荣起来。九十年代末期大下岗时代,大量原本有稳定收入的家庭突然断绝了收入来源,上街练摊成为这些家庭保有一份收入,继续维持生活的保证。

 

我们看到地摊经济的两重意义:

一是释放经济活力,灵活低成本地探索供需匹配的可能性;

二是作为社会的稳定器,当主要经济结构崩溃之后,地摊经济如同海绵一样吸纳社会劳动力,提供基本收入来源,防止酿成更为严重的社会动荡。

 

单独看国内你可能没什么感觉,如果横向比较国内外,更能理解地摊经济的重要性。


2011年席卷中东的阿拉伯之春,起因就是突尼斯街头小贩被当地警察打击后自杀,成为大规模社会动乱的导火索。


原因就在于,与蓬勃发展的中国经济不同,中东国家工业化停滞,经济增长缓慢,存在大量失业人口,街头练摊已经成为他们最后的谋生手段。如果再把这个出路堵住,相当于堵住了许多人的生路,自然会引爆火药桶。这股颠覆性的力量被境内外敌对势力刻意引导,终于引发了席卷整个中东的重大灾难,造成持续发酵的欧洲难民问题。


点击查看源网页

 

在经济形势恶化的情况下,小小的地摊,就是保持社会稳定的压舱石。

 

既然地摊经济有如此重大的意义,那为什么地摊经济会被打压呢?原因如下:

 

经济发展的早中期,主要特征是土地资本的变现过程,具体来说就是城市化和房地产的繁荣。房地产繁荣后创造出大量的财政税收,又会推动房地产建设,形成正反馈的增长飞轮。


地摊经济对于这个增长飞轮会起到阻碍作用:

一是地摊的大量存在,会成为商铺的替代品,阻碍商业地产的发展;

二是地摊的无序发展,会导致城市秩序混乱,卫生脏乱差,对房地产的升值非常不利。

 

因此,在GDP为纲的指导思想之下,必然会产生打击地摊经济的强烈动机,城管与小贩之间的矛盾就不可避免了。

 

城管严厉打击街头摆摊,除了引发局部不满之外,为什么也没有激发太多负面结果呢?

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地摊经济具备的两大好处,相对来说意义不再突出。

一是各种商业形态层出不穷,地摊的重要性越来越低;

二是随着中国入世,产业蓬勃发展,就业机会大量涌现,自然人们也不需要冒着风吹日晒、蚊虫叮咬的风险,大量走上街头练摊。

三是淘宝等电商蓬勃发展,就算想要练摊,也有更加高效的线上方式,街头摆摊相对低效的方式自然也会被抛弃。

 

了解地摊经济兴衰的来龙去脉,再结合2020年中国面临的复杂国际国内形势,自然就可以嗅出,此时重提“地摊经济”背后不一样的味道。

首先我们看看中国面临的国际形势。

 

2008年爆发的经济危机,全世界都是通过货币放水增加流动性,用打兴奋剂的方式来维持经济体系运行,十年之后药效已经渐渐失灵。经济的深层次问题始终没有真正解决:已开发市场早已供过于求,未开发市场又在各个方面缺失太多,无法提供足够的消费力。因此各主要大国陷入了残酷的存量博弈困境。

 

在存量博弈的大背景下,又混杂着中国崛起,美国霸权乃至整个西方世界的衰落。这不仅意味着称霸地球百年的美国即将失去主导权,也意味着主宰地球五百年的西方文明,即将退出舞台的中央。

差点毁灭地球的两次世界大战,还只是西方文明的内部博弈;跨文明性质的东西方大博弈,其激烈程度应当远超两次世界大战,只不过由于核武器的威慑没有爆发热战而已。如果我们把战争的概念扩大到军事之外,实际上中国与美国及其背后的整个西方世界,已经处于战争状态。

 

美国发动针对中国的贸易战,用国家力量打击华为,封锁中美学术交往,这一系列事件不是“疯王”特朗普个人发疯,而是美国政治精英的集体意志。他们已经放弃了克林顿时代“以接触实现演变”的幻想,将中国看做异质文明的真正对手,调集一切手段进行打压。

 

这场战争在高科技领域已经全面打响,华为这样可能改变产业格局的中国公司就处在战场的第一线。因为他们很清楚,只剩下不多的时间窗口期可以击败中国,如果错过窗口期,西方文明将不可避免地走向崩溃。

 

这场战争就如同两千年前的汉朝和匈奴的碰撞,只能以一方彻底衰落为结束。

 点击查看源网页

不要再抱有眼下暂时危机过去,世界再恢复到我们熟悉的常态的幻想。如果从人类历史的尺度上看,文明之间战争状态才是常态,过去二三十年的相对和平期,才是历史上的特殊状态。

 

这里补充一下文明博弈的基本概念。人类历史表明,异质文明长期和平共存基本是不可能的。当两个异质文明相互接触后,就如同两个星球相互靠近一样,如果双方势均力敌,结果就是如同火星撞地球,双方持续斗争,持续流血,典型例子就是汉朝与匈奴,或者欧洲基督教文明和中东的伊斯兰文明;如果强弱分明,那么就如同地球靠近木星,当突破洛希极限之后,地球在木星强大引力之下被撕碎,最后融入木星成为其中一部分,典型例子就是基督教文明与美洲原生文明,或者东亚的中原文明与被吸收的其他各种边缘文明。

点击查看源网页

 

在历史上,欧亚大陆的东西方文明共存,本质上是因为空间阻隔和交通和通讯条件相对落后,导致不同文明星球始终没有太过靠近,但是今天的地球相对于人类的通信和交通技术已经显得太小,文明之间的碰撞和融合将不可避免。

 

当今世界的主要问题,其源头基本都可以归结到上述两个主要矛盾:

一是人类经济发展模式出现瓶颈,必须取得革命性突破,

二是在前一个矛盾的基础上,深层的东西方文明之间的博弈趋于表面化激烈化。

 

这个过程中,全球都要承受巨大的痛苦,特别是发生碰撞的东西方主要国家。如今美国和欧洲种种乱象浮现,都是文明碰撞的痛苦的具体表征。反过来,中国在这个过程也绝不会好受,也会承受巨大的痛苦。关于这一点,大家必须有思想上的准备

 

汉武帝时代,腐儒们批判汉武帝穷兵黩武,好大喜功,出征匈奴付出了巨大代价。但是大家也可以反过来思考,如果不与匈奴抗争,会是什么后果?很显然,后果不是走向南宋,就是走向南明。而且如果汉朝的时候就放弃抗争,可能后果还会更加糟糕得多。这个民族缺少了封狼居胥,勒石燕然的辉煌记忆,缺少民族自信和凝聚力,可能就会如同历史上绝大多数历史民族一样,短暂辉煌之后一蹶不振,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中。

 

从1840到1980,中华民族走过了彻底砸烂旧传统,重新建立民族心理的凤凰涅槃过程。中华民族既是古老的,也是年轻的。古老的辉煌积累的民族自信被西方彻底碾碎之后,在废墟之上重建新中华民族。现在已经到了类似汉武时代十字路口:面对“匈奴”的挑战,到底是忍辱负重,通过“和亲”苟且偷生,还是奋发抗击,应对挑战?

 

这是一场决定国家民族整体命运的总体战!必须要动员所有可以动员的力量,将战略根基夯得越稳固越好,将战略纵深扩展得越宽广越好。如果做个类比,前者相当于抗日革命根据地,后者相当于抗日统一战线。简单地说,中国经济就是战略根基,一带一路就是战略纵深。

如果对中国经济进行进一步分析,代表信息革命发展方向的半导体、人工智能等的高科技产业就是战略根基,而国民经济各行各业的整体繁荣就是战略纵深。继续保持中国经济的稳健,就不仅仅是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而是中华民族继续生存和发展的基础。

 

如果你更关心国内外形势,就更能看出中国正在对这场总体战做积极准备。例如,最近几年的人民币国际化的一系列动作,中国央行发布数字货币DECP,人民币石油期货,都是侵蚀美元霸权的根基;一带一路,新一轮西部大开发战略,进一步加强中国的经济纵深;构建自主可控的产业生态,IT领域全方位“去美化”,集合国内大公司之力共同开发软硬件生态系统等等。

 

在这场总体战中,华为保卫战如同斯大林格勒保卫战,保持各行各业的稳定繁荣则是大大小小的野战巷战游击战。在整体环境必将恶化的情况下,地摊经济对于保持社会稳定有重要意义,就如同无数小兵张嘎、地雷战,地道战,同样对全局会产生影响。

 

理解了以上的分析,你已经比99%的人更加深刻理解地摊经济的意义了,但是这还不是全部。虽然千千万万的地摊成为经济总体战的一部分,但是地摊经济还有更加重要的意义。

 

过去六百年的大国博弈,本质上还是要探索出更加先进的经济模式,才能实现新老霸主之间的交替。


荷兰之所以取代西班牙,是因为荷兰人用更加高效海洋贸易,击败了西班牙简单粗暴掠夺开矿模式。荷兰人又被英国人所取代,是因为英国人发展生产贸易一体化的经济模式,取代了单纯的贸易渠道模式。美国人取代英国人,又是因为美国人用大规模的铁路、电气化基础设施实现了整体的产业升级,用更加集约化的产业集群和市场规模,形成了更加扎实的战略根基和更加广阔的战略纵深,战胜了大英帝国的海外殖民地、海外市场和本土生产模式。

 

因此中国也必须探索出超越美国的经济模式,才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世界权力更替。

 

人类历史发展到一个关键节点,交给中国一个光荣而艰巨的历史使命,必须实现比荷兰、英国、美国更加深度的非连续跨越,才能实现历史性突破。这个历史使命就是突破工业革命以来的发展范式,将人类真正带入信息智能时代。

 

我将其称为从生产力革命到服务力革命的历史性跨越。

 

十八世纪工业革命以来,三次产业革命,本质上都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都是生产力范式的变革。

 

我们习惯于将经济结构划分为第一产业,第二产业,第三产业,其中第一产业代表农业生产,第二产业代表工业生产,第三产业代表服务。前三次产业革命都是生产力革命,主要发生在工业领域,因此也被称为工业革命。

在一般人的印象中,我们是先有第一产业,再有第二产业,然后发展出第三产业,发达国家因为已经历过生产力高度发达的时代,所以服务业高度发达,GDP占比最高。在上述观点中,我们不知不觉地采用了供给侧视角。

 

如果从需求侧视角看,用户需要的始终是满足他各种需求的服务,我们将提供这种服务的能力称为服务力。

 

所谓产品,只是承载服务的一种载体。比如,小王买一个锤子,拥有这个锤子并不是目的,而是为了在墙上钉个钉子。而钉钉子又是为了挂画,挂画是为了让他的房间看起来更漂亮。因此他真正需要的是让他的房间变得更漂亮的服务。但是限于经济条件,他只能采取购买产品+自助服务的方式,实现这种服务。

 

提供个性化服务的代价,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是难以承受的。因此在工业革命之前,只有贵族能享受个性化服务。

 

产业革命的本质,就是将原先少部分人享受的奢侈品,变成大多数人能承受的消费品。第一次工业革命之后,拆分出制造业,通过大规模生产标准化商品,实现供给能力大幅提升。但是这种提升是以牺牲用户个性化需求为代价。

 

换句话说,我们是通过降低自身要求的标准,来适应蹒跚前进的生产力。但是对于占人口绝大多数的穷人来说,能享受到这些就已经无比幸福了,还要啥自行车啊!

 

当年贵族享受的服装服务,是手艺精湛的裁缝贴身测量,定制化裁剪制作的高级定制成衣。工业革命确实让服装的成本大幅下降,但我们只能购买固定的服装版型,固定的几个尺码,真正的个性化定制服装的价格仍然高高在上,对于大多数来说依然是奢侈品。

 

我们在工业时代所进行的绝大多数努力,都是如何在标准化的基础上扩大规模,提升供给效率的同时降低成本。随着拥有14亿人口的中国快速走向全面工业化,这场提升生产力的竞赛走到了终点,理论上说,如果全面工业化的中国产能火力全开,将全世界的市场再翻几倍,也不够消化如此天量的产能。

 

在已被开发的市场范围,都面临供过于求的困境。而作为全球生产中心的中国,则面临产能过剩带来的巨大政治经济压力。所以中国过去几年一直高喊产能过剩,到处嚷嚷着去产能。

 

工业化发展模式走到了历史性瓶颈,正是全球陷入当前困境,国际冲突全面恶化的总根源。

 

去产能只是一种权宜之计,并不是很好的解决方案。就好比一个人长高长大变强壮了,衣服穿不上,就把身上的肉削掉来适应这件衣服。

 

更好的解决方案,显然是把“市场需求”这件衣服变大,让它能适应蓬勃发展的产能。

 

为了真正解决这一个问题,我们要进一步追问问题的本质。

 

供需真的失衡了吗?

 

其实并不是绝对的供需失衡,而是一种结构性的相对失衡。

 

随着中国人均收入的提高,消费升级的呼声日渐高涨。

 

所谓消费升级,并不一定是追求高价,而是不再满足于抹杀个性的标准化商品,追求个性化需求满足;不再满足于基础的功能性满足,而是追求更加进阶的心理和情感表达。

 

因此我们看到如下充满矛盾的场景:

 

一方面国内库存积压,大量商品滞销;另一方面海淘消费旺盛,中国消费者全球买买买。

 

一方面,面向大众的标准化大路货,让人们提不起消费兴致;

另一方面,面向小众特定人群的定制化、IP化产品和服务供不应求,引发抢购风潮。

比如最近两年风靡的泡泡玛特,以激发人们猎奇和收集心理的盲盒为卖点,获得显著成功。此外,还有二次元衍生品的繁荣,国潮消费的兴起,各种“网红”商品一夜而红,都是暗流汹涌的历史大潮表面泛起的几朵浪花。

 

其实,人们的需求还远没有得到满足。人们以前是迫于技术限制,通过降低需求的标准,来适应有限的生产力。人类已经在发展生产力这条路上狂奔了几百年,早已忘了我们真正的需求,从来都是满足个性需求的定制化服务。

 

发展服务力,才是人类真正的需求!

 

这里所说的服务力,不是我们惯常所理解的服务业,而是包含了更高级生产体系的高维服务力,是融合了用户视角沉浸、用户场景分析、网络化用户共创、定制化敏捷柔性生产和物流,全维度用户体验的产品与服务无缝融合的定制化服务。

 

引爆服务力革命,生产资料在线化只是最起码的要求,最关键的是形成包含用户网络、生产资料网络、研发设计网络、物流网络在内的复杂共创网络,以及支撑这一切的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以及区块链技术平台,使得用户需求能够被精确地洞察,根据用户需求定义价值焦点,围绕价值焦点设计出服务方案及相应的承载物,根据上述设计方案,在社会化的生产资料网络中调集相应资源完成生产,然后再由物流网络汇聚到用户场景中提供服务。

 

服务力革命席卷一切,影响深远,不可能是一蹴而就,也不可能在各行业全面铺开,必然现在局部先形成原型胚胎,再逐渐发展壮大,将全社会逐渐卷入,汇成汹涌澎湃的服务力革命大潮。

 

服务力时代呈现与工业时代将根本性不同的游戏规则:

随着用户结成用户网络,用户需求如同大海中的游鱼,越发碎片化、多元化、多维化;

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与人工智能将成为企业的眼睛和大脑,产业互联网将成为神经网络,区块链将成为循环系统(血管与淋巴);

公司的界限趋于模糊,内外皆生态化,通过生态化实现经济体升维,加速进化;

从机械刚性的供应链变成柔性智能化的供需连网络,实现网络化分工协同、网络化要素流动,网络化创造,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将彻底重塑,价值创造和价值分配将出现革命性变化。

 

换句通俗的话说,在信息技术的驱动下,经济形态将从基于市场交换的简单形态,过渡到深度协作社会网络形态,生产关系从资本主义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主义本质上是建立在信息文明基础上的高级形态。

 

其中一个关键难点在于,工业化革命以标准化大生产为主要特征,因此必然是以大公司为主导。服务力革命却是以分散多元化的用户需求为动力源头,距离用户很远的大公司只能作为基础设施和生态的搭建者,需要前端存在无数与用户密切接触的“服务节点”,与用户建立长期的、基于人际关系、情感关系和信任关系的链接,从而实现精准把握用户需求,然后再通过数据流的传递,向后推动产业进化。

 

这样一看,充满了烟火气,极度接地气,高度分散化的地摊,很有可能成为跨越到服务力革命的关键一环!

今天的中国地摊,与二十年前已经发生了革命性变化。移动支付的普及,深入到乡村毛细血管的物流网络,遍及中国每一个乡镇的直播,越来越普及廉价的商业SAAS平台,成为赋能地摊经济的基础设施。每一个摊主都可以成为被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赋能的“服务节点”,成为庞大的中国柔性供应网络的眼睛和耳朵,从而促使这个开放的智能网络不断进化。

 

地摊经济,既意味着中国正在准备决定国家民族命运的背水一战,也是中国迈向新时代的前哨阵地。这既是时代赋予中国的巨大机会,也是赋予每一个中国人的时代红利。人类需求星球的新大陆正在被揭开面纱,属于中国人的“地理大发现”时代来了!


新闻来源:北山浮生  北山浮生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543YxlWFC-VqLC2DDwhqwQ

1593167249625552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摆摊网立场,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详情见本网站【版权声明】

微信关注摆摊网

为您提供全面的摆摊资讯。

实时更新全国各地更新摆摊供求消息,为摆摊人提供商机。

文章评论(0)
cache
Processed in 0.00963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