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摆摊做小生意!-最新更新文章 - 随机更新文章

地摊情

发布日期:06-27 08:48 分类:摆摊入门 阅读次数:1346

摘要“地摊经济复苏”的新闻屈出不穷,成了人们茶前饭后的“热门”话题。地摊经济曾受到了总理高度“点赞”,他强调地摊经济是就业岗位的重要来源,是人间的烟火,和“高大上”一样,是中国的生机。总理英明,体察民情, ...

地摊经济复苏”的新闻屈出不穷,成了人们茶前饭后的“热门”话题。地摊经济曾受到了总理高度“点赞”,他强调地摊经济是就业岗位的重要来源,是人间的烟火,和“高大上”一样,是中国的生机。总理英明,体察民情,对人民关怀无微不至,溢于言表。

一时间,忽如一夜春风来,大街小巷地摊开。摆地摊这种较为原始的交易方式重现江湖,“地摊经济”全国各地如野草般丰盈生长,这一“热潮”也深深地触及着我,几十年前我的“地摊”生涯,亦如“春风吹又生”地回归,因女儿停开网店剩下不少存货,我就乘着这“春风”,再度“死灰复燃”,迎春盛开。

一个浅夏的午后,斜阳高高地悬挂在空中,虽然不是那么毒辣,但是照在身上还是让人大汗淋漓,我骑着电瓶车,带着货物来到水上公园旁的一条街上,在城管所谓“指定”的地方摆下了地摊,这里地摊可谓是“大杂烩”,有卖各种服装鞋帽的,各种日常用品的,各种小吃的,各种水果的,各种农家蔬菜的......鱼龙混杂,千姿百态,各需所求,应有尽有,依次排列在街道两旁,无意中构成了成市街道上一道旖旎的风景线。

街道上车辆穿梭,人来人往,车鸣声,谈笑声,吆喝声,叫卖声,讨价还价声,声声鼎沸,此起彼落,交易兴隆,生意旺盛,一派别样风味的“集贸市场”盛况,个个卖买从容,不再是提心吊胆,再也看不见城管像“老鹰抓小鸡”那样,弄得那些地摊货物满地,“流动商贩”东躲西藏。

望着这和谐安详的“地摊市场”,我悦心地笑了,激动的泪水模糊了视线,三十多年前在天津谋生的情景,仿佛在眼前浮现。


岁月悠悠,风雨飘零。为了养家湖口,我和几个老乡背井离乡,来到天津打工,用废纸箱写一个小广告牌“室内装修”:刮腻子,刷油漆,铺地砖,贴壁纸,水电维修等,在大街小巷,桥头路端,菜市场,商场旁都曾摆过地摊,找一个能容身的地方,穿着满身粘满油漆腻子的脏衣服,就地一坐,招揽生意。

那个年代,是不允许农民进城打工的,把我们这些农民工封为“盲流”,说什么我们影响市荣,我们见到城管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四处逃窜,如同打游击战一般,东打一炮西放一枪,如若被城管逮着就会重罚的。

记得有一个盛夏中午,我坐在天津市东丽区“月芽河”桥上揽活,虽然烈日炎炎,暑气冲天,但由于头天晚上加班一宿未寐,倚着桥栏昏昏欲睡,突然一声“快跑”叫喊声把我惊醒,朦胧中见桥两端城管向桥中奔来,同行的兄弟们有的被束手就擒,情急之下,为了躲过被擒被罚,我别无选择,凭借着会游泳的技能,纵身一跃跳入河中。

“喂,师傅,能借地一用?”一位老大爷很礼貌地跟我打着招呼,把我从几十前“地摊回忆”中拽回,一看就知他是一位憨厚老实的菜农,黝黑的脸上堆满着微笑,推着一辆旧自行车,带着自己种的菜,想让我挪一席之地给他摆摊,“可以”我毫不吝啬地答应了他,就好像见了亲人一样亲切,一见如故地打着火热,相互攀谈起来。

原来他也是农民,是我的父辈,拆迁后成了市民,一生勤耕于田园生活,利用荒地种点菜自食外,多的就卖的零花钱。他卖的菜都是刚从地里摘下的,是用地道的农家肥种的,无化肥无药害,有很多人也看种了这样的菜,不过,有些人喜欢讨价还价,我在一旁总是附和这位老人,帮他说情,因为,我是农民,深深地懂得农民的辛酸和劳苦,又何况这位八十多岁的老人,他卖的菜论理应该没有什么挑剔的,像这样的老人是值得我们学习和尊重的。


不知不觉,夕阳抹下最后一束余辉,夜幕降临,老人家要回家了,他把没有卖完的菜全部送给了我,我怎么也不能要呀,相持不下,我很诚恳地对他说明天你再来,如果有多的菜再给我也不迟嘛,老人点点头,很勉强地收了我给他应得的钱,依依不舍地骑上他那辆旧自行车,慢慢地消失在夜色之中......

如今,摆地摊赶上了好政策,是党和国家给摆地摊的人们带来了福音,是给我们这些底层人群一点温暖,我们感激不尽。追昔抚今,它给我的感觉是五味杂陈的,我坚信人间烟火不灭,真情永存。


新闻来源:筱樟  六尺巷文化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0n9zwbBjEVZEJy20mU1eNQ

1592872335281188.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摆摊网立场,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详情见本网站【版权声明】

微信关注摆摊网

为您提供全面的摆摊资讯。

实时更新全国各地更新摆摊供求消息,为摆摊人提供商机。

文章评论(0)
cache
Processed in 0.091728 Second.